河内分分-“蓝翔”宫斗: 有多精彩, 就有多残酷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河内分分 > 服务项目 > “蓝翔”宫斗: 有多精彩, 就有多残酷
“蓝翔”宫斗: 有多精彩, 就有多残酷
发布日期:2022-05-01 19:18    点击次数:88

“一个小区引发的惨案”。丈夫送妻女进监狱,出狱后,女儿反戈母亲。豪门之内,真是傻傻看不懂。

作者 | 桃子

来源 | 荐见美学

讲个故事,你们五一放假在家看。

几天前一个女儿实名举报母亲的视频冲上了微博热搜。

女孩戴着口罩,手举身份证,她说自己叫荣婷,是蓝翔技校创始人荣兰祥的女儿。母亲孔素英在媒体上说的均都不实,她非法处置商丘天伦花园小区房产是想把卖房款转移到国外,她早已取得美国绿卡,在西雅图还有别墅。

第二天,孔素英通过媒体回应,承认持有美国绿卡和别墅,但均为荣兰祥出资办理。自2014年后自己一直生活在商丘,靠亲朋接济。女儿刚出狱,目前在济南其父亲处,视频应该是他让发的。

转移房款、美国绿卡、女儿出狱、被父亲指使举报母亲……光看这几个关键词就让人脑补出一场宫斗大戏。

其实,荣兰祥和孔素英因为离婚争产早已爆发过各种大战:跨省打斗,妻子举报丈夫超生、出轨家暴,丈夫把妻女送进监狱,妻子狱中举报丈夫偷税漏税,妻子刚出狱又再次入狱。

不同的是,之前战斗的双方是夫妻俩,现在站到台前的是女儿。上次,荣婷站在母亲一方,结果被父亲送进监狱。现在,她旗帜鲜明地选择了父亲。

要搞清楚这场混战,得从8年前讲起。

1、风云初起

2014年9月4日,蓝翔技校的副校长和几名任课老师把快毕业的几十个学生叫到一起,对他们说,“校长荣兰祥在商丘的房子要做卫生,明天大家一起去帮帮忙。”

荣兰祥在商丘的房子可不是一套两套,而是一整个小区!小区的名字叫天伦花园。小区一共351套,沿街还有店面房和停车场,加在一起市场价在1.8亿左右。荣兰祥和孔素英已经闹了多年离婚,这处房产正是他们僵持不下的原因。

3个月前,荣兰祥写下赠与证明,表示将“把自己名下包括天伦花园小区等处的全部资产资金以及债权债务关系转归到子女所有”。夫妻俩和6名子女在证明上签下了名字。证明写了但转让手续没办,为防事情有变,孔素英让父亲到传达室值守。就这样,荣兰祥72岁的老丈人暂时接管了天伦花园。

学生们哪知道这里面的复杂关系,凌晨四点,一个个睡眼惺忪的上了大巴,车子从济南向商丘驶去。下午一点多,大巴停在了天伦花园小区门口。这时,学生们忽然被告之,到这来不是打扫卫生的,是打架,简单的说,就是把传达室里的老头赶走。

大家感觉被骗了,不想参加,但同去的老师不让走,还大声喊到,“如果逃跑就不发毕业证”。想想不菲的学费和即将到来的新生活,无奈之下,他们冲进了传达室。

一个老人哪里拦得住这些壮小伙,被子、床铺、椅子,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转眼就被扔了一地。围观的路人报了警,警察赶来把他们批评教育了一番,让其离开。

此时,孔素英正在美国陪伴荣婷,老人只得给其它儿女打去电话。没一会,副校长和老师们又带着学生杀了回来。他们手拿铁锹和棍子,恐吓老人,让他赶紧离开。正在这时,孔家的儿女亲戚也赶到,双方在小区门口争执不下,很快便升级为武斗。

十多名民警赶到现场,打红眼的双方根本不听劝阻,最后出动了fangbao jingcha才把场面控制下来。

事后,蓝翔校方接受媒体采访称,“只是让学生们去做卫生,他们理解错了”。这个荒谬的说法掩盖不了荣兰祥夫妇水火不容的事实,他们的离婚大战在大众面前正式上演。

孔素英得知此事后,带着荣婷火速回国。她召集家人商量对策,决定卖房,把钱装进口袋才是最重要的。女儿们在多份房产转让合同上签下名字,房子陆陆续续卖了出去。购房者不知道的是,荣兰祥已将这些房子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他们将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11月,孔素英到有关部门递交了举报信。她自曝和荣兰祥生了6名子女,他有三个身份证,此外他还有家暴、出轨、私生子等行为。希望对荣兰祥的违法行为进行追究,并撤销荣兰祥的有关职务。

一时间,舆论哗然,全国震惊。

孔素英的“自揭家丑”让荣兰祥脸面扫地,更让蓝翔技校遭遇了史无前例的信任危机,招生数量断崖式下跌。真金百银的损失,才是精明的荣兰祥耿耿于怀的痛,这根刺深深的扎进了他的心里。

夫妻俩不留情面的正面撕杀固然让大家震惊,更让大家无法想象的是,他们拥有的巨额财富如此惊人——一直被调侃的蓝翔技校简直就是印钞机呀!

金山不是一天堆砌而成,为此,荣兰祥夫妇花费了近三十年。

2、学生是在火车站抢来的

1964年,荣兰祥出生在河南商丘虞城,家里兄妹四人,他是老四。因家境贫寒,初中没毕业就走出家门,到社会上去讨生活。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能做什么?俗话说,荒年饿不死手艺人,他决定学门手艺。荣兰祥从郑州到北京,辗转多地,学会了刷油漆和做沙发。

一晃几年过去,回到老家时,荣兰祥已经二十出头,到了男大当婚的年纪。经人介绍,他认识了孔素英。

荣兰祥个子不高,长得浓眉大眼,多年的闯荡让他比同龄人更显成熟,也多了些心眼。和他相比,孔素英算得上家境优越。他意识到,眼前这个女孩或许是他改变命运的一个机会。

1986年,两人结了婚,决定济南去闯一闯。老丈人拿出500元给他们当本钱,这在80年代可是一笔巨款。年轻的小两口揣着500元,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期许,来到了济南。

荣兰祥会油漆和做沙发,孔素英精通缝纫,想到自己学徒的经历,荣兰祥觉得教人手艺应该是个不错的生意。他们租下济南五十七中的几间教室,办起了“天桥职业技术培训学校”,这便是蓝翔技校的前身。

不得不说,荣兰祥选对了时机,也来对了地方。

随着改革开放,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进城务工成了农村年轻人的主流选择。而《关于城镇暂住人口管理的暂行规定》的颁布,等于放开了对农民外出务工的限制。山东是人口大省,也是劳动力输出大省,而济南工业基础好,就业岗位多。

富饶的生源地,广阔的就业机会,怎么看都是职业教育的风水宝地。

地方租好了,老师也有了(夫妻俩),万事俱备,只缺学生。一招生才发现,这里已经有大大小小上千家职业培训学校,教什么的都有。想从里面分一杯羹,实在太难了。

老丈人得知后,再次伸出援手,通过关系给他们介绍了一些部队退伍军人的培训生意。创业的小船终于开出港口,跌跌撞撞的驶向了风雨交加的大海。

生源是学校的命脉,竞争之下招生的手段和地点也在不断变化,慢慢的火车站和汽车站成了各家学校的必争之地。在这两个地方驻守,一方面可以直接把来报名的学生接走,防止其它学校抢生源;另一方面可以直接向成千上万涌入省城找工作的人宣传洗脑。

要守要防还要抢,轻声细语讲道理是不行的,各家拼的是眼快手快,先把人拉走再说。一个学生被几家争抢是常事,吵架已分不出胜负,打架就成了家常便饭。

荣兰祥的人,大多是夫妻俩的兄弟姐妹、亲戚朋友。这些沾亲带故的老乡每次打架都不留余力,打完回去还有庆功酒和补助。在感情和物质的双重刺激下,他们帮荣兰祥打出了一片天地。

过了几年,部队掀起了经营三产的热潮,荣兰祥意识到第二个机会来了。许是之前给部队培训结下的机缘,他和济南某部队达成了合作。有了部队的背书,这艘小船终于冲出风暴,迎来了阳光灿烂的日子。

3、蓝翔技校,敛财能力远超985高校

学校稳定下来,荣兰祥心思放在了赚钱上。

培训这门生意,简单明了,招一个学生收一笔学费,如果学生转班呢?那不就又能多收一笔?课程被压缩和拆散,老师不断劝说学生多报几个班,多学点东西。学校执行严格管理,学生不能随意出校门,校内小卖部又是一笔收入。这时候,中国经济开始起飞,大量工厂冒了出来,对工人的需求量也随之急增。送一个学生进厂,学校就能收一笔工厂的返费。

学生的价值被开发到极致。除此之外,他对成本的控制也非常严格,教烹饪的老师报上去的食材采购常被打折,学挖掘机每个学生用多少柴油也有明确规定。

精打细算之下,荣兰祥积累起不为人知的巨额财富。

97年,荣兰祥与部队脱钩,将学校更名为“蓝翔”。这时,在校学生已破万,昔日风雨飘摇的小船已成为了令人咋舌的航母。

蓝翔的规模还在不断扩大,在校生很快达到3万,学校占地达千亩,分成5个校区。荣兰祥的商业版图也开始向外扩张,银行、地产、建筑、珠宝等均有涉猎。

财富和名望扶摇直上,他和孔素英的婚姻却走向了尽头。

在这家人后来陆续接受采访的讲述里,我们可以拼凑出这个土味豪门的片断模样:这些年,孔素英陆续生下2儿4女,时间精力都花在了孩子身上。小儿子出生后,荣兰祥的风流韵事就不时传到她耳里,像大部分传统女性一样,一开始她选择了隐忍。沉默并没有让他收敛,相反却越来越放肆,和情人公开在家里自由出入。面对孔素英的质问,荣兰祥的回应是拳打脚踢,纠缠多年,身心俱累的孔素英提出离婚。

这些事实是否完全属实,我们无法判断。可以确定的是,和财富迅速膨胀的同时,荣孔传统意义上的家庭已经彻底走向了崩塌。

荣兰祥的态度很明确,婚,可以离,但钱,别想分。他的钱大多存在自家兄弟名下,多家公司的股份也由他们代持。

回归家庭多年,孔素英根本不清楚他有多少钱,除了蓝翔技校,能确定的财产只有商丘的天伦花园。

2014年,荣兰祥安排学生“跨省做卫生”,孔素英迅速以实名举报作为回击,两人多年的积怨终于爆发。

沉寂一年后,法院判决荣兰祥和孔素英离婚,但财产分割并未完成。

婚离了,争产大战还在继续。

2018年1月,正在家吃饭的孔素英被山东警方带走,因非法处置查封财产被关进看守所,卷入其中的还有三个女儿。

最终孔素英非法处置查封财产罪名成立,获刑2年3个月。三个女儿一个被取保候审,一个被羁押候审,还有一个因不认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四个月,这个女儿正是荣婷。

让孔素英获罪的正是天伦花园被卖掉的145套的房子。不用问也知道,把自己和女儿送进监狱的就是荣兰祥。没想到的是他这么狠心,连女儿也不放过。

在狱中,孔素英托人带话,只要放过女儿,她可以放弃任何财产,荣兰祥拒绝了。

绝望的孔素英在狱中再次举报荣兰祥偷税漏税136万。

2020年4月20日,服刑结束的孔素英刚走出监狱大门,又被等在外面的济南警方以同样的罪名带走,再次服刑9个月。2021年出狱后,她回到了商丘老家。

4、女儿立场的神奇转换

荣婷的实名举报再次点燃了争财大战的战火。这次,她明显有备而来,在微博、抖音多个平台注册了同名帐号进行爆料。

面对母亲回应“孩子是害怕才发这个视频”,荣婷随即发视频和长文《我为什么现在站出来?有没有被胁迫?》进行反驳。

在长文中她详细说明了别墅、绿卡的来源,并强调“前期我们有多次和我母亲沟通,不要参与犯罪,不要再去北京告假状……法律是法律,亲情是亲情,我坚决站出来澄清事实,不会再受任何人道德绑架。”

最爱人的才会伤你最深,相比丈夫的背叛,女儿的中伤更让孔素英心痛。

而这场围绕天伦花园发生的泯灭人伦的争财混战,不知何时才能结束。



相关资讯